首页   |   新闻   |    专题   |   催眠   |   完形   |   萨提亚   |   教练   |   九型   |   心理测试   |    专家专栏   |   博客   |   论坛

  如果我们不接受我们“期望”富裕的思想,那么即使富裕砸到我们腿上,我们也会莫名其妙地将它踢开。       ——美国灵性治疗师路易斯·海

  以色列女子安娜德给妈妈买了一张床垫,并将妈妈用了很久的旧床垫当垃圾扔掉。熟料,就在这张旧床垫里,藏著妈妈的毕生积蓄——100万美元。工作人员翻遍了垃圾场,但就是没有找到安娜德妈妈一直使用的那张。

  安娜德想必非常懊悔,但老太太很看得开,她安慰女儿说,虽然很心疼,但总比被车撞了或得了不治之症要好。

  看到这条新闻,我的第一反应是会心一笑:这是安娜德妈妈心想事成的结果,而安娜德只不过是来帮妈妈实现这个藏在潜意识深处的愿望而已。意识上,估计没有多少人会这样想,但潜意识上,不敢成为有钱人的人到处都是。

  美国治疗师路易斯·海在她的著作《生命的重建》中写了这样一个故事:

  一个学生平素工作非常努力,希望能增加自己的财富。一天晚上他特别兴奋,因为他刚刚赢了500美元。他一个劲儿地说:“我无法相信!我还从来没有赢过!”大家知道这是他意识转变的外在反映,但他却没有意识到。第二个星期他没来上课,因为他摔断了腿。医药费刚好花掉了500美元。

  对此,路易斯·海的解释是:他害怕走向新的富裕,他其实并不期望变富,所以用这种方法惩罚了自己。

  我也是一例,近年来我通过出书、讲座和办课程赚了一些钱,这些商业性活动所赚的钱,我都放在了一张银行卡上。最近一天,我需要将这张卡上的钱转到另一张银行卡上,结果,我取了不少钱后把这张卡忘记了ATM机上了。

  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,以前也有过数次,所幸都没有造成损失。以前,银行卡上的数额较少,就算真损失个万儿八千的,我也不会心疼,但这次数额较大,如果当时有人在那台ATM上把我卡上的钱转一下账,那我想不心疼都难。

  所以,这次做了一下反思,回忆了一下每次忘记取卡都是什么时候。结果发现,每次发生这样的事情,都是收入上有了“意外惊喜”的时候,譬如报社发的奖金超出预期,或是收到我几本书的半年版税时。

  再细细体会每次有“意外惊喜”时的感受,都是有些慌张和不适应的,“意外惊喜”越多,这种慌张和不适应就越甚,严重时甚至有发晕的感觉。

  假若不是学过心理学,我会认为,是因为“意外惊喜”让自己晕了头,所以才会出现这种偶然的错误。但现在我知道,这是我内心深处不想要这些钱,所以想将它们损失掉。幸好我这种心理还不强,所以最终没造成损失。

  这种心理远强于我的人很多,他们果真不断遭遇损失,例如我的爸爸。

  聪明的穷爸爸

  爸爸的智力非常好,我从小学就一直跟著爸爸做各种小生意,例如卖水果、大米、佐料、菜种、凉席等等。在我们的村子,爸爸的经商意识几乎是最强的,他是最早一批卖水果的和最早一批贩大米的。甚至,还在“文化大革命”的时候,他已在偷偷贩卖荞麦了,用一辆自行车驮三四百斤的荞麦从两百里地的保定贩到我们村。“文化大革命”结束后,他还承包过村里的面粉厂。

  然而,我们家一直很穷,从来没因此富裕过,而和他一起做任何生意的人,都有人先后富了起来,但我们家一直是紧巴巴地过日子,最穷的时候,连买火柴的钱都没了。

  为什么会这样呢?一个很容易看得到的原因是,爸爸总是遇到坏人,每当他手里的钱多起来了,他就会遇见一次坏人,于是钱不是被偷就是被骗。

  印象最深的是我读高二的时候,那时爸爸做贩卖大米的小生意,因为不断努力,家境已略有好转。但有一天,爸爸将5000元的大米批发给了一个人,这笔生意只能赚80元,而那人还是打白条,说日后给钱。我在外读书,妈妈和姐姐都反对他这样做,尤其是姐姐和爸爸大吵了一顿,但这都没有阻止一向老好人的爸爸做出这个莫名其妙的选择。

  很快就证明,这个人是个骗子,而且他的家里一贫如洗,他骗我家5000元的大米,也是为了去顶另一笔债务,所以就算后来打官司,法院判我家赢也没有用,因为那个人根本没有能力支付那5000元。因为这一事件,以及后来连续数年的追讨无果,爸爸受到了很大打击,一下子老了很多。

  后来,爸爸做佐料的小生意,也小攒了一笔钱,他带著这笔钱进货,而在路上,他将钱包绑在了自行车最前面的车把上,等到了进货的店铺,才发现钱包已不翼而飞。

  还有一次,他进了很多货,需要两个三轮车才行,他信任出租三轮车的车夫,让这个车夫先骑著车到一个地方等他。结果,那个人跑了。

  最近一次是两年前,他在家里被算卦的人用障眼法骗走了一笔钱。

  总之,爸爸的一生一直在重复一个模式:每当挣了一笔钱,家境有点好转了,他就要出事,把钱损失掉。他这辈子始终是一个智商很高且很努力的穷人。

  竟与钱过不去

  很自然的,作为我爸爸的儿子,我多少也继承了爸爸的这种模式,也是经常在有了一笔“意外惊喜”后会闹掉丢银行卡的事故来。

  我和爸爸为什么总是和钱过不去?这到底有什么心理奥秘。

  去年我第一次反思过这个问题,那是在看《生命的重建》这本书时,发现了我的金钱观大有问题。

  这本书中关于“财富”一章列了26种“与钱过不去”的金钱观:

  钱是丑恶的和肮脏的。
  钱是邪恶的。
  金钱不是从树上长出来的。
  我很穷,但是我很清白。
  我很穷,但是我很好。
  有钱人是骗子。
  我不想有钱,不想盛气凌人。
  我永远不会找到好工作。
  我永远不会挣钱。
  花钱比挣钱快。
  我总是负债。
  穷人永远不会翻身。
  我的父母很穷,我也会很穷。
  艺术家不得不与金钱抗争。
  只有骗子才会有钱。
  总是别人先到。
  哦,我不能收费太多。
  我不应得到。
  我不够好,无法挣钱。
  不要告诉别人我在银行有多少钱。
  永远不要借给别人钱。
  节省一分钱就是挣回一分钱。
  为“不测风云”而存钱。
  压力会产生在任何时刻。
  我憎恨别人有钱。
  只有努力工作才会有钱。

  这些观念中,我具备了大多数,而且有些非常严重。

  当时只是看了一下这本书,没有打算拿这本书给自己做治疗,也没为缺少钱而苦恼,更没想成为有钱人,所以没有仔细内省这是为什么。因为没有内省,所以有两件事一直让我觉得很荒诞。

  一件事情是,我去讲座遇到一位读者,他认为我写文章和办讲座纯属想帮助人,绝对没有想挣钱的意思,尽管我一再对他说,如果文章稿费低我会很有意见甚至不写,而讲座如果没有钱也很难请动我,但这没有改变他对我的认识。

  一个很熟的朋友对我也有这种在我看来很天真的看法,著实令我震惊。他常请我给他的机构讲课,而讲课费我认为有点低,只是意识上认为是熟人不好意思开口谈价钱。然而,那一天他说他请的另一个讲师费用远高于我。这让我有被羞辱的感觉,并将这种感觉告诉了他。

  他感到非常惊讶,首先立即提高了我的报酬,接著说,他从未想过我会在乎钱。不仅如此,他认为我颇正义凛然的样子,再加上有时视金钱如粪土的谈吐,令他既不敢和我谈钱的事情,也不知道怎么和我谈深度合作的事情,因他担心这是对我的冒犯。

  假若是别人这么说,我可能会认为这是在忽悠,但他这么说,我知道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。

  开始我觉得实在太荒诞了,后来我明白,这是他人对我投射的东西的认同。简单说来就是,我一直在种种场合散发一种信息——我不喜欢钱。

  内心创造人生

  同样的道理,安娜德的妈妈之所以会损失那100万美元,是因为她潜意识深处不能接受那100万美元,所以深爱她的女儿帮她扔掉了那100万美元。

  并且,一个更深的道理是,在安娜德的妈妈内心没有改变的情形下,损失这100万美元可能是最好的结果,否则,她可能真的会发生她所说的更可怕的事情——被车撞了或得不治之症。

  《生命的重建》中,路易斯·海的那名学生,潜意识深处不想做有钱人,所以挣了那500美元后,他要把它损失掉,而且是以惩罚自己的方式损失掉。

  那么,我们这一类人,在内心没有发生改变的情况下,如果真有了100万美元甚至更多,真成为了有钱人,是不是会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呢?

  譬如,那些贫穷了一辈子的人,突然靠中彩票大奖的方式而成为富翁的,有许多人有了更悲惨的命运——众叛亲离并且重病缠身。

  我现在越来越深信,我们每一个成年人的人生,真的是自己内心所创造的,而你假若没有成为某种人但你意识上又特别想成为这种人,那很重要的一点是,你能不能发现,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童年或早期经历所形成的“诅咒”令你没有成为这种人。找到这种诅咒,并破掉它,你就可以真正成为这种人。(武志红)

  编者按:一个人能拥有多少钱,很多时候不是能不能赚的到的问题,而是内在觉得自己配不配拥有这些的问题,为提升内在的素质,学院开设了不少课程,特别是《NLP心灵创富》和《
NLP销售心理学》等,都是针对这些问题,让你有勇气成为有钱人!点击这里详细了解

 

专题文章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内容仅供学习研究之用, 版权仍属原作者所有。如有侵犯版权请指出,本站立即改正
Copyright© 1997-2010 NLP学院网网 All Rights Reserved
粤ICP备060387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