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忙又累,身体如何吃得消?学教练式管理,老板解放,业绩暴涨! 点击咨询详情
101期教练式管理
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
首页   >   心理疾病  >   心理疾病库  >    内容

为什么总是遇人不淑?

作者:佚名|文章出处:网络|更新时间:2008-08-13
  她到心理诊室来的那天,天气很冷。她穿着很短的裙子,腿长的并不好看,透好薄薄的丝袜,可以看到曲张的静脉。鞋跟很高,大脚趾紧绷着,几乎和小腿扳成一条直线。
  她坐下后第一句话是--我为什么总是遇人不淑?
  我说,为什么要用总是这个词?
  她叹了一口气说,我已经离过两次婚了。这一回,马上也要离了。
  我也叹了一口气说,我听出你很难过,很想改变。你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出了毛病,你需要稳定和温暖,是这样的吗?
  她一下子握住我的手,柔若无骨,连声说,是的是的!我不是爱离婚的女人,世界上有一些女人,不把离婚当回事,我要真是那样,也就不痛苦了。我是想好好过日子的女人,我在这方面下的功夫,比一般女人大多了。可我为什么就找不到爱我的男人?好男人都到哪里去了呢?
  看着她绝望的神色,我说,你能告诉我你是怎样遇到你曾经的三位丈夫?
  她滔滔不绝地打开了话匣子。
  我从小是一个害羞的女孩,我总怕别人欺负我,个子小又胆小的女孩,多半都会这样的吧。当我知道男女之事以后,我想,一定要找个子高大的男生,这样,谁欺负我,他就会站出来保护我。第一位丈夫是我同学,个子高高的,好似篮球运动员。我们俩的学习成绩都不怎么样,谁也用不着瞧不起谁。知根知底的,优缺点都一目了然,按说应该特踏实吧?所以,一有了工作,我们就结婚了。他当上了老板的保镖,一天跟着出入那些不三不四的场所,认识了一位洗头的小姐。我现在特恨小姐这个词。那算什么小姐啊?简直就是一个只能看小人书的打工妹。要是有点身份的小姐,起码傍一个大款中款吧,这小姐,苍蝇也是肉,连个保镖也不放过。后来,他俩被我在自己的家里,逮了个正着……我当时害怕极了,比那两个狗男女吓得还厉害。他们倒是比我镇静,我丈夫撂下一句话--你既然看见了,就看着办吧!我呆呆地坐在家里,特别可惜我那精心布置的床,被糟蹋得乱七八糟的……别看我这个人个子小,可受不了这种窝囊气,我二话没说,离婚!
  离了以后,我很快就从打击中恢复过来了,非要争一口气,要让我的前夫看看,你算个什么东西?你只能往底层里找,我呢?哼!这回找的不但个子要高过你,身份钱财都要比你强!
  话虽是这样说,但有人材有身份的男人,大姑娘随便挑,干嘛非得娶我这么一个一没学历二没个头三没好工作的二婚女子啊?我分析了一下自己的优势劣势,我长得不错,还因为从小就胆小,所以刚跟我接触的人,都以为我挺温柔的。许多男人啊,最看重的就是女人温柔。不信你到报纸上的征婚广告看看,有一个算一个,都是寻求温柔贤淑女子的。扬长避短吧,我就在这方面下功夫。学着做一个贤妻良母呗,没什么难的。只要说话声音轻一点动作慢一点,对小孩子特别疼爱就大功告成了。当然了,还得练着记住一些童话故事……
  因为我要找的那种身份的男人,基本上都是带一个小孩的,你要是能对他的孩子好,他自然会给你加分。我报了社会上的各种学习班,比如家长学校烹饪班什么的。小姐妹都笑我,说你连个月娃子都没养下呢,自己连整虾都舍不得买,只吃虾皮,上这种班,不是跳级吗?我不理她们,也不告诉她们我的真实想法。要是万一失败了,多丢人啊。把这些都操练得差不多了以后,我就开始物色对象了。
  从哪儿物色?当然是从征婚广告上了。这法子说起来挺笨的,其实多快好省。你买一堆报纸刊物,仔细研究,条件一目了然,一上午浏览个百八十男人的基本情况,不是难事。看得多了,也能增长经验,什么人是真心的,什么人是闹着玩的,甚至想占便宜的,估计个差不多。虽说里面有骗人的,但我也不是傻子,能分辨出个大致。感觉不好的,再不理他就是了。我特别重视身高这个条件,一米七九以下的,免谈。
  你猜得不错,我前夫就是一米七九。怎么我也得找一个比他高的,高一厘米也是高。按说我这些条件加在一起,也挺苛刻的。可我还真是找到了一个愿意见面的。个高,有钱,有一份体面的工作,有一个很可爱的孩子……一切的一切,都同我预计的一模一样。我给他做很可口的饭菜,亲吻他的孩子……
  你问我这样做,是不是很勉强?说实话,有一点。但我知道这是为自己以后的幸福投资,也就一一地做了。这样接触了几次之后,是他催着结婚的。他说他太累了,需要一个安静的小潭。我说,我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如你,你怎么会看上我呢?他说,前妻跟着别人走了,他下决心要找一个各方面都不如自己的人,只要对他好,对孩子好,就成了。钱挣多少是多呢?他挣的钱够用的了,我的钱不多,这没关系……这些理由挺充分的,是不是?我信服了,觉得苍天有眼,我的准备都派上用场了,熬出头了。
  我们很快就结了婚。婚礼是到国外旅行了一趟,几乎没通知朋友。我的第二任丈夫说,他不想大事铺张,只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。我倒是很想风光一把,特别是让我的前夫知道知道,他离开了我,我却过得更好了。但新丈夫说低调处理好,我也就依了他。我还要保持一个贤惠的形象嘛。也许,我当时强烈要求大事操办一番,事情就会是另外的结局了?毕竟他是一个好面子的人……
  结婚以后,我的本色就慢慢露出来了,我不可能老忍着吧?他的孩子做得不对的,我也不能老哄着,是不是?爆发是因为我替他去开孩子的家长会。老师劈头盖脑地一顿训,我回来当然要转述给他的父亲。也许我的表情不够沉痛,也许我的忧虑不够发自内心,本来嘛,又不是我的亲生孩子,我能做到如此,已经很不错了。说着说着,我的第二丈夫就开始生气,说我不是真心爱孩子,有点幸灾乐祸……最后说我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……
  我太冤枉了,我怎么会是狼?我是打算当一只忠诚的看家狗啊。我们开始争吵了。夫妻吵架这事,是不能开头的。开了头,就有瘾,会越吵越来劲。正在这时候,他的前妻回来了。他们是怎么开始来往的,我不知道。有一天吵架之后他对我说,我们还是离婚吧,我要和前妻复婚,她表示悔改,我原谅她了。我已经不相信女人了,但对孩子来讲,毕竟还是他的亲妈。至于你,可以给你一部分钱作为补偿……
  我走了,没要他的钱。我不是为了钱,才和他结合的。我努力做了,可他是把我作为一个替代品。我上当了。他结婚的时候不肯通知朋友,说明他自己就对这次婚姻没信心,不看重。
  这一次,我真的垮了。后来,我很快有了第三次婚姻。要说我的第二任丈夫,什么都没给我留下,这不对。他把一个观念留给了我,就是找一个条件不如自己的人。这样,你就操持着主动,你可以不要他,他却要巴结着你。我再找丈夫的时候,什么条件都放弃了,只问一条,个儿要超一米八二。
  是的。我也长了价码了。您可以想到,在这种倒霉的时候,我能有什么好运气?他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人,就靠我的那点收入养活他。等把我吃光了,他就出去找别的女人。我说就离婚,他腆着脸说,离婚干什么?凑合着过吧。我这是为你着想。像你这种女人,再离婚,谁还敢要你?丧门星?
  我真的懵了。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。我不是一个坏女人,我也没有害过人,可命运为什么对我如此不公?俗话说,事不过三。我为什么三次婚姻都如此不幸?有时我想,好人和坏人总是有一定比例的吧?这世界上总还是好人多吧?我就是在马路上随便拦住一个人,嫁给他,也不至于次次都输得这么惨吧?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毛病?
  她一口气说了这么久,目光始终不对着我的脸,只是紧张忧郁地注视着我的手。好像我的手里,捏着根还阳救逆的仙草。
  我缓缓地说,出毛病的地方,其实你自己是知道的啊。
  她大吃一惊,说,您别开玩笑。我要是知道,还能一次次地陷得这么惨吗?我不会跟自己作对的!
  我说,你的三任丈夫,都有一个共同点。你也反复多次提到,你找丈夫有一个雷打不动的条件……
  她真是个聪明女子,马上说道,您是说我对身高的要求吗?这有什么错的呢?您到征婚广告上看看,基本上都有这一条。人之常情啊。
  我说,我很理解你。但我想问,你在对男人身高的要求后面,寄托的是什么呢?
  她想想说,我想……如果男方的个子高,以后生个孩子,个子也会高的。这不是优生优育的规律吗?
  我说,你想得挺长远。这很好。可我一直没听到你有要孩子的打算。再者,对一桩婚姻来说,孩子并不是先决条件啊。请再想想,高个子后面的期望--是什么?
  她低下头,想。当她再抬起头的时候,我看到了泪水。她说,我想要的是一份家庭的安全感。
  我说,对极了。婚姻是要给人以安全感的。但最主要的安全感是从哪里来呢?从男人的头发?从男人的眼睛?从男人的籍贯?从男人的誓言?
  她沉思了半晌,说,要从男人对爱情的忠诚来看,和个子无关。小个子的男人,也一样能做个好丈夫的。
  我握着她的手说,好。你讲对了一小半,还有一大半。
  她说,婚姻的安全感更要从自己来。相信自己,不要把命运寄托在别人身上。这样,即便出了差错,也不会乱了分寸,病急乱投医。不会一错再错了。只要自己安全了,婚姻就安全了。
  我送她出门的时候,紧紧地握着她的手。她的指尖依旧很凉,但
  已经有一种坚定的力量,蕴含在指掌之中了。

标签: